□薛劍
  當巴西燥熱的風吹起皮爾洛優雅的頭髮,當出局結果不可避免時,在“睡皮”的眼神里還是出現了一絲的惆悵,儘管是淡淡的。布馮安慰著痛哭流涕的巴洛特利,而他自己眼中也充滿了無助和懊惱。這個曾經叱吒風雲的足壇門神已經沒有了年輕時候的神采飛揚。輝煌不再,只有英雄遲暮。
  如果晴朗南美高原上清新的風是有顏色的,一定就是意大利的湖藍色。但烏拉圭人壯實的胸膛還是擋住了風的吹過。別了,意大利。不僅僅是跟本屆世界杯再見,更重要的是真正告別了那代優秀的,無與倫比的70後球員。有的人走了,有的人還留下,歲月匆匆人易老,巴西註定是70後的絕唱舞臺,這個夏天將是70後一代的集體告別。歲月滄桑,年華易逝。張愛玲在《金鎖記》說,隔了30年的辛苦路往回看,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帶點凄涼。這個女人,文字就像針腳,即便藉著和她八竿子打不著的足球讀,也能感受到那種對世相的穿透。
  並非所有人都能瀟灑地揮一揮手說再見。對於絕大多數的70後而言,球場上的梅西們縱使踢出怎樣的“世界波”,也敵不過球場邊貝克漢姆那淡淡的一笑——因為那笑里,藏著他們青澀的記憶和青春的味道。青春是什麼?青春是你心裡不能重覆的那段故事,是你藏在心裡未曾出口的那句話,是你一直不斷地告別、告別,直到它在時間的旅途中焚化成灰燼。當我們都已老去,腦海裡依然是當初那些年輕的模樣。
  無論什麼時候,送別都是一個略顯傷感的話題。西班牙走了,英格蘭走了,意大利也走了。哈維走了,蘭帕德走了,皮爾洛也走了。豪門和自己的巨星們一同告別了巴西,走在了決戰之前,唱響了一首離別的輓歌。走過這樣的2014,大力神都會忍不住失望得褪去一層金澤,那是傷口……
  (原標題:致青春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ug82ugib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